比特派密钥 – 比特派内测版|移动端app下载

来源:老枪财经

基金老鼠仓,因最近诺安基金原基金经理邹翔“ 老鼠仓 ”案的曝光,再度备受关注。

就在这个月,诺安基金原 “顶流一哥” 邹翔 “ 老鼠仓 ” 获利2355万元的细节被媒体曝光,由于邹翔老鼠仓情节很是恶劣,在被查后不但不积极悔改,反而拿巨资行贿办案人员。尽管广大基民事后情绪很激动,财媒很兴奋, 但背后的诺安基金却是淡定如常,一副啥事没有,高高挂起的姿态。没有解释,更没有道歉。

然而,就在前天晚上市场曝出 “蔡姓顶流基金经理本周失联 ” 的消息后 ,诺安基金的辟谣却是很快: “  我司基金经理蔡嵩松目前在休假中 ,其管理的相关产品运作一切正常 。 ”   

该 “装鸵鸟 ” 的时候懂得 “ 装鸵鸟 ” ,该发声的时候懂得第一时间发声 。诺安基金,究竟是急广大基民之所急 ,还是一种傲慢和 “ 装十三 ”  ?       

中国公募基金的首次危机是在2000年基金黑幕爆出,基金法出台以后,基金老鼠仓开始抬头。

从2008年上投摩根唐建,南方基金王黎敏,2009年融通基金张野,再到大型基金公司华夏、嘉实,小型基金公司汇丰晋信等,也无论管理基金业绩的好坏 (imToken钱包app) ,均有涉案,众多基金公司深陷其中。 

以知名大公司华夏基金为例。公开信息显示:从2007年至2017年间, 基金公司涉老鼠仓案累计42人,合计获利32140.65万元,其中有13人获利超千万,14人获利超过百万,合计23家基金涉案。

其中,华夏基金涉“老鼠仓”交易人数达7人,成为近年来“老鼠仓”最多的基金公司。

而一旦基金公司有老鼠仓案事发,“已离职”、“个人行为” 等说辞俨然已成为涉事基金公司的标准口径。

其标准动作是:一旦基金公司发现监管层开始调查老鼠仓,基金公司便会迅速将基金经理开除,并发布该基金经理因个人原因离职公告,第一时间与涉事员工撇清关系,把自己作为管理主体的管理、内控失职责任撇的一干二净 。

老鼠仓屡禁不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处罚太轻。很多基金公司内部人搞了老鼠仓,除了遭遇行业监管处罚之外,并没有受到法律追究。

比如去年底曝出的大成基金老鼠案件。 原大成基金信息技术部总监蒋卫强,在任职的近4年时间里,利用未公开信息,操作他人证券账户,趋同交易股票245只,趋同交易成交金额约6.69亿元,盈利高达575万元。

但最后, 蒋卫强只是收到了广西证监局开出的罚款+没收2301万元,10年市场禁入的罚单,除此并未受到其它法律追责。 

而大成基金除了装模做样地表示了一下 “ 痛心 ” 之外, 对外的回应也是一副标准的切割辞令 :“ 个人行为” 、“ 早已离职” 、“ 运作正常” 。。。 就像这事压根与大成基金毫无关系一样。 

再比如大名鼎鼎的广发基金,2020年5月的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一起事涉广发基金的老鼠仓案件。 

2015年1月至2017年7月,原广发基金经理白金利用管理广发聚丰、广发改革先锋基金的职务便利,将上述基金开展股票交易情况等未公开信息告知其中学同学张某,暗示其从事相关股票交易活动。后经沪深交易所核算,张某与上述基金发生趋同交易金额共计5651多万元,趋同获利共计超过307万元。

但最后法院的判决,白金与其同学的“老鼠仓”交易,  除了被罚160万元, 只获刑了一年六个月,而且还缓刑二年。

但精彩之处还在后面。 这位叫白金的基金经理,还不止上述一次重大违规行为。  白金在广发基金任职期间,其和妻子雷某共同控制肖某证券账户进行证券投资,但未按规定将其借用肖某证券账户进行证券投资的行为向广发基金申报。

但对于这一违规,白金却只被并以了5万元罚款并责令改正。以至于有媒体实在看不过眼,称广发基金对白金可谓极度 “包容” 。

再回到这次诺安基金邹翔的老鼠仓案件。

将近5年时间,邹翔获利超过2355万元,交易股票43支 ,持续时间长,交易股票数量众多,获利数额巨大。在自己被公安机关立案查处后,还动用关系花费350万元行贿办案人员,最后违法所得被全额追缴,罚款1445万,领刑11年。

客观而言,邹翔算是比较倒霉的一位基金经理。纵观这些年因老鼠仓出事的基金经理,在老枪财经的印象中,他受到的处罚应该是最重的。除了获利金额过大之外,应该还跟他行贿办案人员的恶劣行径有很大关联。 

遥想2014年著名的最高检抗诉高法“马乐案”, 马乐在担任博时基金经理的2年多时间里,通过老鼠仓买入股票76只,成交金额人民币10亿余元,获利近2000万元。 

这起轰动一时的老鼠仓案,因一审判决过轻,在经最高检出面抗诉之后,马乐本人也只是被判了三年徒刑,罚款1913万元。 其结局,也要比邹翔幸运得多。 

当然,比起马乐,邹翔招人狠的地方还在于他自己的老鼠仓赚了2300多万,但他本人掌管的“诺安先锋”基金却业绩表现平平。邹翔在任职 “诺安先锋”基金经理期间的总回报只有10.92%,年化回报2.42%,同类排名161/224,只超越基准回报 2.8% 。 

同时,作为一家规模超过780亿元的基金公司,过去这些年,诺安基金近十年的净利润表现平庸,基本在2亿至3亿元上下浮动,净利润同比没有实现太大增长,甚至出现过下滑。

2022年上半年,诺安基金业绩更是惨淡,净利润1.28亿元,同比下降42.29%。

现在问题来了,“老鼠仓”系个人行为,基金公司无须“连坐” ? 尤其是基金经理搞老鼠仓自己赚了大钱,基民却获利甚少甚至亏损,涉事的基金公司该赔偿基民或者股民吗 ? 

这几年,在监管部门 “捕鼠行动”不断升级的形势下,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远忠就曾发起过“基金维权”行动,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2019年11月,张远忠向监管部门提交了一份《建议书》,请求监管部门责令上投摩根富林明基金管理公司 (imToken钱包app) 退回上投摩根唐建老鼠仓事件被处罚以来违法收取的3亿元管理费。

而早在2008年4月8日,在监管机构对唐建老鼠仓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后,张远忠就曾受在案发期间持有上投摩根阿尔法基金的基民委托,起诉该基金托管银行,要求该银行向上投摩根基金公司追偿自己的投资损失。 

当时,作为资本市场多部金融法律起草工作的重要组织者王连洲也对“张远忠上述 “维权事件” 表示了关注。 

王连洲说,从法律上讲,任何有关法律也没有对基金管理公司在“老鼠仓”问题上应承担什么责任,做出过明确的规定。但是,如果从领导责任和道义方面,以更高标准要求基金公司的话,出现“老鼠仓”等严重损害基金持有人利益行为的,基金公司是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的。

而在上海久诚律师事务所主任许峰律师看来 ,2020年3月1日起施行的新《证券法》将激活“老鼠仓”民事赔偿责任 。许峰认为,十几年来,老鼠仓的刑事责任案例和行政处罚案例频出,投资者损失虽然惨重,但却未能出现老鼠仓民事责任案例,不能不说这是一大遗憾。

新《证券法》第五十四条规定第二款明确规定: 利用未公开信息进行交易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在许峰看来,以上规定弥补了老鼠仓民事索赔的法律依据空白,相信随着这一规定落地,接下来民事案由规定的案由名称也会跟上,老鼠仓民事赔偿因果关系认定相关的司法解释也会陆续出台。 

而今天,最高法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让基民们进一步看到了希望。  最高法表示,下一步将进一步加大惩处犯罪力度,依法从重从严惩处包括内幕交易等在内的金融犯罪,进一步健全完善司法解释司法政策体系,尽快制定、修改完善包括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等在内的刑事司法解释。

因老鼠仓受损的基民和股民们,你们怎么看? 欢迎留言讨论。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imToken钱包app)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